原本这座城市并不流行喝咖啡,咖啡店生意一直做不起来。结果去年开了两家星巴克,咖啡文化瞬间火爆全城。春节期间,我走进老家的星巴克,全场小沙发、高脚凳座无虚席,收银员忙得焦头烂额。我排队时,前头一位母亲盯着一串咖啡名反复问,究竟哪些饮品适合小孩子喝——非星巴克目标受众也试图融入其中。

在极短的时间里,这片地域上的城市化进程,更像是空间刻板而魔幻的拉伸。一茬茬瘦瘦长长的20层住宅楼,插满了原本广袤的乡野土地。